2015-05-07 09:46:24   來源:   點擊:


“20年前美國人對印度的印象還只是耍蛇者、貧窮和特蕾莎修女,然而現在位于班加羅爾的印孚瑟斯(Infosys)全球會議中心已經讓人嘆為觀止。”美國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世界是平的》一書中曾如是描述印度軟件外包巨頭印孚瑟斯。

2013年3月,根據IT資訊網站ZDNet至頂網發布的2012年全球IT企業利潤排行榜,這家印度首個在美上市公司再次保持了高利潤增長,名列第24位。

放眼全球軟件業,印孚瑟斯早已經是個神話。這家有32年歷史、市值超過300億美元、一度是全球最大的軟件外包企業的企業,如今卻突然宣布轉型,要摘掉“世界辦公室”的帽子。

從夷平世界到自我升級

“全球的業務都在快速改變,在最近的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里,我們根據客戶需求的變化,制定了一個全新的‘印孚瑟斯3.0戰略’。”公司高級副總裁兼生命科學全球負責人吉斯(Dheeshjith V. G.Jith)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印孚瑟斯的發展史幾乎就是現代離岸軟件外包業的縮影。從1981年以250美元白手起家到1996年,這16年被視為“印孚瑟斯1.0時代”,也是軟件離岸外包模式從無到有的16年。當時名不見經傳的印孚瑟斯抓住了一系列發展機會:1991年印度經濟改革、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的美國大型跨國公司外包潮,千年蟲危機和網絡熱……這讓印孚瑟斯最終成為印度外包力量在全球崛起的代表。

當時有媒體評論說:“幾乎每一分鐘,都有無數印度姑娘跟美國顧客在電話中寒暄,處理來自各個國家的信用卡、保險索賠和醫療保健費問題。”時任印孚瑟斯公司CEO的南丹·莫西(Nandan Murthy)驕傲地告訴托馬斯·弗里德曼:“全世界的舞臺正在被夷平。”

1996年到2011年可謂是“印孚瑟斯 2.0時代”,也是公司瘋狂增長的年代。2004年,公司市值突破10億美元大關,而隨后只用了不足兩年時間,公司市值便超過20億美元。莫西在致股東書上寫道:“我們花了整整23年達到了10億美金這個里程碑,然后只用了23個月就把這數字又翻了一番。”

但是,和任何公司成長道路一樣,在經歷了高增長和瘋狂擴張之后,印孚瑟斯也迎來了瓶頸期。據公開數字計算,在成立后的第一個十年,公司收入增長了72 倍;第二個十年的增長超過了200倍;而在第三個十年,該公司的增長下降到原來的60倍。

印孚瑟斯聯合創始人之一克雷斯(Kris Gopalakrishnan)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表示:“十年前印孚瑟斯差不多所有的收入都是來自于應用軟件的開發和維護,但是經濟危機將我們卷入衰退,直到2010年,公司才回到27%的增速。企業如果不轉型,就一定會死。”

2012年,公司將名字由“印孚瑟斯技術有限公司”變為“印孚瑟斯有限公司”,并提出了一項旨在引領下一代的咨詢與IT 服務的“印孚瑟斯3.0 戰略”。

從大佬級客戶到迷你CEO

“公司此前成功的最大秘訣之一,就是抓住了大客戶,并且努力成為他們的重量級供應商,不斷為其提供新的服務,并建立起長期合作。” 吉斯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進入3.0時代后,我們要幫助客戶創造未來型企業。”

“傳統外包服務是項目制的,按投入人力和服務時間收費,而新平臺則會按知識產權授權費和云服務實際使用量來收費。我們不再依靠過去那種提供勞動密集型、低利潤率的信息技術和后臺服務,而是在當地進行培訓,和客戶一起創新成長。” 吉斯告訴記者。

這種做法被外媒譽為“培訓迷你CEO”計劃 ,該公司除了外包軟件的開發和維護業務之外,來自商業咨詢、自主高科技軟件持續訂閱業務的份額將大大提升。

目前,印孚瑟斯在中國共擁有3300多名員工,在上海、大連、杭州、北京各擁有一家分公司,在嘉興則擁有一個教育培訓中心。去年,公司還宣布用1.5 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3億元)在上海建立其在印度以外的最大全球交付中心。

對話印孚瑟斯高級副總裁兼生命科學全球負責人吉斯

“一切都要根據客戶的需求來做”

《中國經濟周刊》:印孚瑟斯的核心競爭力之一是貴公司有一大批核心客戶。在下行的市場環境中,當客戶被經濟形勢影響,印孚瑟斯會怎么應對呢?

吉斯:當前有的客戶持續虧本,有的客戶賺錢。我們總有一個特殊的產品和服務能適應市場需求。IT業是一個競爭非常大的產業,我們可以根據客戶長期、中期和短期的戰略來調整我們的戰略,也可以根據自己的計劃來幫助客戶轉變,給客戶帶來他們需要的價值。我們要做的是讓客戶在他們的市場領域有更好的競爭力。如果我們了解客戶的需求,使他們在市場有更好的競爭力,那反過來對我們也很有好處。

《中國經濟周刊》:和其他市場相比,您怎么看中國市場的需求?

吉斯:印孚瑟斯來到中國已經9年了, 目前在5個城市都有分公司或培訓中心,業務包括全球業務、本地業務和政府業務,目前本地業務所占比例較小,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本地業務也會起到同樣重要的作用。我們已經投資1.5億美元在上海閔行開發區建立產業園,建成后中國將成為除印度之外的印孚瑟斯第二大交付中心。我們會致力于中國市場,同時我們的員工人數也會從現在的3300人呈現出較大增長。

《中國經濟周刊》:您認為云服務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嗎?

吉斯:當然。印孚瑟斯有專門部門來做云服務,未來我們有三個趨勢的發展:云服務、移動化以及可持續發展。我們相信這既是未來市場發展的趨勢,也是“印孚瑟斯3.0戰略”中重要的一塊。我們會關注行業信息,做出匹配的戰略計劃提供給客戶。比如我們為藥業行業新提供的數字化服務產品BrandEdge,就可以為客戶提供新的產品平臺和解決方案。印孚瑟斯持續不斷的研發將會幫助客戶走得更遠。

《中國經濟周刊》:您對中國的軟件商有何建議?

吉斯:第一,對于任何一個企業,無論你是提供產品還是服務,都要根據客戶的需求來操作。第二,企業一定要提供一個高價值的產品和服務來幫助客戶獲得更好的價值,不單只幫助客戶滿足現有需求,還幫助他們不斷創新。第三,企業應該幫助客戶實現增加高附加值和持續創新,從而讓客戶走出低價競爭的漩渦。